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艳遇在期待中到来】作者不详

【艳遇在期待中到来】作者不详

字数:3252


    这个故事发生在南京上大学的时候,是段奇遇也是一段巧遇,更是一段艳遇。

    我到了大一闲来无聊学第二门外语(日语),当时大学的课余班也是对外招生的,毕竟我们是免费的,学不学那就是我的事情了。我那个时候是一时兴起,原本是因为泡一个和我一起上英语课的计算机MM. 每周六早晨都要赶早去女生宿舍等MM一起上课。到了第三周上课的时候,故事就不是这样讲得了。

    那天,我有事情,没有和MM一起过去,早上都9 点多了,我才骑车过去,停
车时,不小心刮到了一个MM. 原本以来她锁车,从前面走出去,没想到他从后面退出来,正好刮到了。我边锁车边道歉,那场面叫一个乱,MM倒是无所谓,我自己倒是自作多情了。

    后来,寒暄才知道,MM不是我们学校的,今天是过来上课的,不过也是日语。
我说,我也是,一起的,但是上课的时候我怎么也不记得我见过她。我上什么课都有个习惯,要把MM先浏览一遍的。

    之前的MM,帮我占了位置在中间第三排,后来认识的MM来得晚,坐在最后排
靠窗户,阳光下的MM看起来有点忧郁,可能就是那种忧郁型的。就这样的又过了3 周。

    有一次,周六下了课下雨了,前MM下课后去系里面开会。我一个人无聊的看
着她带来的< 女友> ,一会内急了,回来后一瞥,瞥出了后面的故事。我看到了MM还在,就过去和她打个招呼。反正下雨无聊,我们两个聊到大概吃中饭的时间。后来就有了以下资料:文(真名不表)是我们学校斜对面不远的**管理学院的,学的是导游专业,扬州人,今年二年级了,也是无聊,过来学日语,她有个高中同学在我们学校外语系,没好意思问年龄,老爹是做丝绸外贸的,家境听起来不错。彼此留了对方宿舍电话,遂匆匆离去(中午吃饭时间了,饿死了,不过我当时并没有想请她吃饭的意思)。

    就这样又过了3 周(其实这3 周发生了很多故事,不细说了),应该是千禧
夜前夕了。每个专业都自己组织活动,我们居然晚上要上紫金山,看黎明的日出。NND ,竟然有80% 的人同意了,于是才有了这个行动。我还是计划着不参与这个
活动,因为约了文过来玩。

    过了12点,戳破了1999只气球后,一帮爷们带着班里为数不多的MM出发了,
我看着他们暴寒的背影,坏坏的笑了一下。据说,那天紫金山的山头上满是人。
    他们出去前5 分钟我就打了文的电话,叫她到我们学校玩,大概等了20分钟。
我在约定的地方等到了她。那天她穿着一件红色的外套,藏青的牛仔裤,褐色的咖啡靴,带着我圣诞夜我买给他的一套帽子  围巾  手套(买了三套,前MM一套,
她一套,还有一套就是另外的故事了),按照现在的讲法有点哈韩了点我很轻松的带着MM进了男生宿舍,因为我经常带MM进宿舍(只是带进宿舍,表遐想)。我住在三楼最靠东边的宿舍,我们班一共占了东边的9 个宿舍。我很从容的带着MM穿过了一个个宿舍,不时听到其他隔壁带出的女人的笑声。我们两个会意了一下,鱼贯而入的进了我的宿舍。

    运气不错的是,因为我们宿舍的其他5 个哥们都陪MM上山了。那叫一个SB,
我还是喜欢独其乐。大家会觉得,为什么过程这么简短?之前的故事就不表了,无非就是如何让羊很乖的进入狼口。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拘禁,毕竟我还不知道有没有上山的狼,会半路回来。我盘算着,她坐在我的床边看着电视。我还是走了过去,坐到他床边,用手搂住了她的腰。他说我很坏,我很负责任的讲了一句,「我没说过我是好人啊」。

    MM看着我停顿了几秒钟,就送上了火热的吻。他的嘴很滑,我知道他涂了甘
油(防冻剂),嘴里面有很多的水,舌头很滑,我们交互着舌头,在两边的战场上搏杀着。我们互相吸着口水,我的手脱下他的上衣,在他的胸前游走。没带钢丝的胸罩,微微隆起的小腹。他因为我舌吻着她的耳朵,而呼吸变得急促。她轻轻的咬着我的耳唇,细语着听起来很肉麻的话,我很挑逗着她的兴奋,让彼此觉得很快乐。

    我把她按倒在床上,从衣服下面把手伸了进去。绕过了胸罩,触及了她的奶头。手感上讲,奶头不大,可能因为刺激而变得很挺。圆润的皮肤,微耸的乳房。我下了床,按了灯,点上蜡烛放在了床边的架子上。我扯上被子,让我们的身体都可以得到温暖,我和她还是在床上激吻着。

    我喜欢听她的呼吸声,一种充满着饥渴的呻吟,一种发自原始的欲望的呼喊。
没想到她的感觉来得这么快。她伸出双手开始扒我的衣服,我任由她释放。我则一把连带式的(这个不是独门秘籍)把她的上身脱的一丝不挂,我把舌头滑到了她的颈部,滑到了乳房,我微微用力的舔吸着她的奶头,一种原始的行为。我喜欢她的乳房,一种野性的眷恋。我滑到了她的小腹,可以感受到她急促呼吸带动小腹剧烈的起伏。

    我双手解开了她的裤子,白色的三角内裤,赫然的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没有去仔细打量,我翻身侧卧在MM旁边,伸出我的中指,从打湿的内裤的一侧缝中,顺着感觉不是很密的阴毛,游走到了她的阴唇,很有肉感。阴道口已经水汪汪的了。每一次的渗入都会带来「噗叽」的声音。

    她这时很主动地去抓得DD,然后起身俯在我的上面,滑到我的跨间,一股暖
流一下子充满了DD的周围,我打了一个激灵。她用了一种很专业的KJ功夫帮我舔着,我按着她的头,感受着一种如同操B 时的快感。大概过了五六分钟,她从被子里面伸出头,扶起我的DD,对着她的阴道,一下子坐了下水。「啊……」当时那一声,叫得真得很大,如果是一个安静的夜晚,我肯定要倒霉的。

    她用力的上下运动着,烛光下,她的胸部在我面前晃动,两个凸点像两颗豆子在我面前画着二筒。抚着她的腰,发现她的腰里远比我想象中的有力。她不停的甩动着她的长发,口里忍着发出一种无法拒绝的野性呼喊。

    我也被她的激情挑起了斗志,我做起来,不停的舔着她的乳房,她的MiMi,
每一次的上顶,我都很卖力。她也因为我的触碰花蕾而扭曲着一种无法压抑的快感。

    我抱着她,把她放在那边床头,我挺着DD,对着阴道就是一种急速的暴干,
享受着淫荡的叫声,但是,遇到一个问题。宿舍的铁床因为我的剧烈运动,发出很有规律的「哐当」的声音,我当时那个恨啊,为什么要把床绑在一起。没办法,我只能减少幅度。床板也「咯吱吱」的一起凑热闹,我越来越喜欢这种淫乱的场景。我想文一点都没受到影响,因为她自始至终都是那么的兴奋,只能不停的要。
    她每一次的哀怜如小猫的乞求,都是那么得让我性欲大发,她不停的要,我就不听得给,抛开了一切。我俯身亲吻着她,她还是极度需求的舌吻着,好像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。我支撑的两个胳膊,被她抓得有点疼,还好我当年不是很重,要不我可能撑不了多久。

    文用双腿用力的夹着我,每一次的插入,她都在和我一起使劲。我没想到他会这么饥渴,我想她的前男友真得很幸福,而与此同时,我也得到了同样的待遇,大概上百次的抽动,我终于忍不住了。我告诉她我要射了,她说好的,她让我射在里面,我说太危险了吧,她说她刚月经结束,安全的。实在是我憋不住了,她还没把那句话说完,我已经射在里面了,射了十几秒钟,太爽了。每一次射精,她都会用阴道夹我的DD,让我射的好high. 我大口的深呼吸,软在了文的身上。
我发现的她的身子很热,身体在微颤。我想她应该和我一样的快乐。床单有点潮了,我出了很多的汗,我比较怕热。轻抚文的身体,感觉每一个汗孔都在释放着激情和能量。

    文许久都没有说话,只是在一直喘着气,我在她的眼角看到了令我吃惊的两行眼泪。我很诺诺的问了一句,「怎么了?」「没什么,有点兴奋,有点感伤」做爱还感伤,我倒是很纳闷,「有什么好感伤的」

    原来,她做爱的时候,把我当作她的前男友。从个性,轮廓很像,再加上几分神似。我倒是不是很介意,我没想过结果,也没想过要做什么。原本就是玩,大不了就是我上了一个被抛弃的学姐(只因为她比我大一级)。不过我不知道,为什么她男友会甩了她?表面上很文静的一个女孩(不得不承认是一个闷骚型的),加上如此性欲之强,没道理会不要啊。

    我就这样抱着赤裸的文,听着她讲了一段我不关心,也不想知道知道的她的故事,我情愿让她我当作发泄的对象。文长得不算很漂亮,但是相当有感觉,至少是我喜欢的类型,就算后来上了计算机系的MM,我还是觉得文很有女人味,不只是因为在床上,她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惊喜,让我可以在紧张的时候可以放松,让我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舒缓。

    她会用身体的语言去抚平你的不开心,让你懂得女人是可以令你多么的放纵不羁。

    有的女人可能让你无非挥去记忆,不要管她是什么样的女人,什么类型的女人。

    完
上一篇:【灰淫】上篇我与绝世美女的爱-4下一篇:【香艳谢礼】